JDL Group 嘉德集团

多伦多唯一一家提供整套安居服务的综合企业, 我们认真对待每一个客人,关心您在加拿大的未来!

你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,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!     分享,公平是我们对待客人,管理公司的原则。

电话: 905-731-2266;地址:95 Mural St. Suite 105 /106 Richmond Hill, ON.,CA, L4B3G2 

首富也信奉的育儿学:让他们吃苦

有一次,香港首富李嘉诚被大陆企业家问到:「您有两个儿子,我也有两个。您是怎么教养他们的?」李嘉诚的回答是:「让他们吃苦。」

李嘉诚的两个儿子李泽钜、李泽楷到美国念书期间,李嘉诚只给他们最基本的生活费。现在人称「小巨人」的李泽楷,曾经在麦当劳卖过汉堡,在高尔夫球场做过球童。一次背高尔夫球袋时弄伤肩膀,现在都还会发作。

台湾前首富王永庆,教养子女的方式比李嘉诚还严,王家子女海外求学,生活费更少,每个人都必需打工养活自己。

联华神通集团的苗丰强,嘉新水泥的张安平,也都有说不完的、年轻时被父亲要求在海外打工的故事。世新大学创办人成舍我,在女儿成露茜的毕业纪念册上,更是写下「吃苦努力,一切靠自己」的期许,因为「父母兄弟姊妹只能鼓励你向上,无法保证你成功。」

美国首富巴菲特的儿子彼得.巴菲特,也不靠父亲,在乐坛闯出名号,成为艾美奖得主,还出了一本书,感谢父亲不把财富留给他们。

书中,彼得.巴菲特说,父亲不留财产给子女,是一项「无价之宝」。「我从来没有一分一秒,想要用我自力更生所学到的一切,来换我父亲的财富,」他在书中写著,「不拿父亲的钱,才是建立自我和持久自信的唯一方式。」

几天前,新加坡新闻话题,有位「张少爷」当兵,女佣随侍在侧帮忙背背包的照片,引起侧目。而不久前,台湾报纸也出现一篇投书,作者控诉父母:「如果你们不能一辈子供给我优渥的生活,为什么从小要让我养成这种习惯?」

接下来要说的故事,是两组对比强烈,反差很大的年轻人。四个人的故事,说的是同一件事:舍不得孩子吃苦,将来他会更苦。

从小刻意让孩子吃苦,就是给孩子最大的礼物。否则別说养儿防老,恐怕还得养老防儿,防他让你无法好好养老。

第一组:何琳表姐妹

两种育儿术 教出不同人格

「我一直自问:我是不是做错了?」李薇哭红了双眼。一个小时前,女儿何琳才和母亲大吵一架,之后摔门而出。

何琳念的一直是贵族学校,往来的同侪,尽是富贵人家的子女。她喜欢名牌,经常羡慕同学有钱。虽然家境算不上优渥,但只要开口,父母都尽量满足她。

 

何琳大学毕业前,一直是李薇家族的骄傲。李家从来没有像何琳这么会念书的小孩。然而毕业一年后,母女关系剑拔弩张。

何琳每天清晨才睡,太阳快下山才起床,对找工作很不积极。有工作机会,她不是嫌离家远、薪水低,就是嫌公司不够有名,不够体面。

和何琳一起长大的表妹,何玉云的女儿萧洁妃,从小就必须做家事。个头还很小的时候,为了折比她大五倍的棉被,洁妃在床上从这头跳到那头,折过来、翻过去,跳好几趟才能把棉被叠好。母亲从不帮她。

洁妃国中就被丟去台中住校。国中毕业又参加海外交换计划,被丟到美国乡下当交换学生。

在寄宿家庭,洁妃吃尽苦头。她自知寄人篱下,自动自发扛起所有家事,「常常是很晚了我还在做家事,而他们全家在看电视,」洁妃说。更让她痛苦的是,美国哥哥在父母面前装乖,背地里却每天对她言语霸凌,还到学校说她坏话,让她被同学孤立。

何玉云每次接到洁妃哭诉的电话,心就揪成一团。想要插手交涉,洁妃却坚持不允,「她说自己的事自己解决。我最后只能告诉自己,不要出人命就好,就让她受苦吧,」何玉云说。

回台以后,何玉云清楚看到,在美国受苦一年对洁妃的正面影响。「她好像新长出很多力量,相信自己什么难关都过得了,而且变得很体贴,」旁听的洁妃看看妈妈,「我在美国家事永远做不完,才知道妈妈操持一个家多不容易。」

第二组:王文萱友人和同事

两种富二代 走出不同成就

王文萱在一家大型顾问公司工作,她最近看到一个朋友又收拾行囊,宣告要到米兰念书。

这位朋友和何琳一样,家境优渥、父母都很宠她。「她喜欢美术,父母尊重她,她就拿父母的钱到处留学,不工作。去法国完了去英国,英国完了去意大利,念到三十岁还在念,」文萱说。

两年前,这位朋友终于在父母要求下,回台湾找工作。她百般不愿,工作也不好找,最后终于在父母安排下,到才艺补习班教小朋友画画。「结果她回家天天骂:『你都不知道那些小孩多讨人厌。』果然做没多久就辞职了。」

前阵子,这位朋友向文萱抱怨,她要母亲出钱帮她开画展,却被母亲拒绝了。「我还想看她接下来怎么办?结果她妈妈显然又妥协了,让她躲回学校避风港。」到米兰继续学画,拿的当然又是父母的钱。

文萱的同事古恕人,和她那位朋友一样,是系出名门的「富二代」。但古恕人高中就被父亲要求,到外地念住宿高中,「否则,永远离不开『天母国』,」古恕人的父亲说。

他考大学,父亲又说话了,「北部学校都不准填。」最后他选择去念远在台南的成大。

古恕人家里有佣人,但从小必须做家事,扫地拖地洗厕所一手包。「高中大学的时候,同学都说我怎么那么会洗厕所?」他笑说。

到了职场,古恕人自律、负责、做事有条理,很让主管放心。他行事低调,穿着朴素,如果不说,没人看得出他是名号响当当的家族成员。

文萱最近当了妈妈,「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严格管教孩子。」

下一代 为何自理能力低落?

台湾和美国一样,婴儿潮这史上最富有的一代,累积了史上最庞大的财富。他们的下两代,是最没有吃苦环境的世代。婴儿潮世代累积的财富,大部份会在未来二十年里,移转给下一代。根据估计,在美国,这笔钱大约有一兆美元,将会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移转。

富裕的父母,通常造就自理能力低的下一代。而自理能力最直接影响到孩子的自信心和自我形象,对学业及将来发展都有长远影响。

「这些富裕世代创造的财富,将给相同情境的国家,未来几十年的工作态度和职场伦理,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,」国际社会经济协会(ASE)主席默伦戈斯(John Marangos)指出。

「我们幼稚园有很多小霸王,耐挫力很低。我常跟家长讲,父母做的很多事情,都是在阻碍他的发展。这样的孩子,以后出社会怎么可能独立面对困难、承担责任呢?」

蒙特梭利幼稚园校长胡兰说,於是她引进训练孩子独立自主能力的蒙特梭利幼稚园,「孩子生出来不是做你孩子,他是要做为一个未来有能力生存的人。」

「孩子是家里的一份子,不是家里最重要的一份子。父母老是让孩子觉得自己很特別,在家是老大,」胡兰说,很多父母一直问「你要吃什么」、「你喜欢吗」、「你为什么不喜欢」、「你为什么不开心」、「好不好玩」。每一次都问,他的自我就变得很大。后来就变成孩子老是说「我不喜欢」、「我不开心」、「我不爱吃」、

「我讨厌」。

日本教育孩子,除了阳光和空气是大自然赐予,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必须靠劳动获得。

一九九二年夏天,七十七名日本孩子,和三十名中国孩子,一起到内蒙古参加草原夏令营。结果,中国孩子一路走一路吃零食,一路丟垃圾;日本孩子都用塑胶袋装好垃圾带走。

中国孩子病了,回大本营睡觉;日本孩子病了,硬撑着走到底。日本家长上车走了,只把鼓励留给发烧的孩子;中国家长来了,在艰难路段把儿子拉上车。到了目的地,日本孩子扎营造灶,炒了菜,煮了粥当晚餐吃了;中国孩子以为饭来伸手,结果饿著肚子向领导哭诉。

根据调质,大陆五七%的家长认为,他们的孩子「娇生惯养」。香港健康情绪中心的调查,则显示香港有三成孩子「娇生惯养」,不少港童到了十二、三岁还没学会自己洗头、绑鞋带。这些儿童经常会有情绪方面的问题。

想要幸福?先学会吃苦!

台湾没有做过类似的调查,但《教会孩子吃苦,就是给孩子幸福》一书作者苏晓慧自己的亲身观察,她教过的一百多个学生当中,「只有一个,父母有要求他负责整理自己的房间。而被要求帮家里做家事的,一个也没有。」

今天,让千万个像王永庆童年一样困苦的大环境已经不存在,小环境却可以「设计」。

最近,中国大陆开始流行各式各样的吃苦训练营。有些强调和农家一起生活,有些到孤儿院,有些进行军事化训练,有些徒步日行五十里。据调查,73%的大陆父母,都倾向将孩子送到各式各样的吃苦训练营,只有18%认为,家里才是最适合训练孩子吃苦耐劳、负责任的场所。

「如果家庭教育不配合,短期集训就算有效,效果也很短暂,无法形成持久的改变,」情绪谘商师夏平心指出。小环境刻苦教育,关键在父母、家庭,「再搭配像童军这类的长期团体训练,比较相得益彰。」

 
上传: 李丁